Glikey

Dear Dream.

Peek-A-Boo (上)【马俊/娜俊】


听说爱情在天空翱翔。


没错明儿是牛奶宴了!

这是李马克,黄仁俊和罗渽民留下来的传统,就是把各自的牛奶都拿出来分享的日子,虽然罗娜娜打小不喝牛奶,但是还会拿出来给马颗粒和年糕吃。现在已经年过20了还会出来借此聚一聚。

“明儿是牛奶宴了。”

李马克还在敲着键盘加班,留下了文档上飞快闪过的文字,李马克的眼睛没有往下滑,他还会往上推推,惹得手上也出了一层薄汗,可见李马克很重视这件事情。工作被李马克没几小时就给拿下了。

李马克接着凳子的靠背,伸了个懒腰,谁都知道一个新人要在职场立足是很难的,李马克也不例外,通常一个新人要拿出十倍的努力可能成功人士。同时公司的一道禁令也十分重要:

“严禁办公室恋情!”

李马克也十分无奈,谁要学生时代的黄仁俊就扰乱了他的一潭春水,而现在作为和李马克一同进来的实习生现在也算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了。

(以下来自青春期青涩(不要脸)的记忆


那时一个春天,自己遇见了黄仁俊,他坐在校园上偌大的草坪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卫衣,边上放一边课本和一个笔袋,双手撑着地面,仰着头看天空。初春的太阳照在黄仁俊身上显得格外耀眼。

打着篮球的李马克目光一下就被锁住了,球滚哪也无所谓,呆呆看着黄仁俊,清风拂过发梢,李马克是多少女生追求的对象多少花言蜜语对李马克也无动于衷,而堂堂李马克就被一个男人折服了。

自己当是满脑只有一句话:


窈窕仁俊,马克好逑。




至于黄仁俊,在年级之中也小有名气,李马克只是向几个人打听了,就知道黄仁俊的名字,年级和班级,是比自己小一届。

“原来是这样一个男孩得了钢铁直男的欢心啊。”

没几天这样的话就传到了两位主人公耳里

“大黄你可以啊,勾搭到校草李马克,他那是一个直啊,你不是普通人。”

黄仁俊以为是玩笑话传大了就不以为然,十年如一日的照常放学回家。

下了晚自习已经十点了,学校路段偏僻,街上的人少的可怜,可是东北大哥黄仁俊怎么会怕这个,还是和往前一样抄小路回家。

不过那小路一般人还真不敢走,没有灯光也没有居住的人家,阴冷潮湿,下雨或者不下雨路上都是湿漉漉的,人迹罕至,唯一的一个建筑物还是已经常年无人居住的居民楼,还死了人,在学校内外都知道这是一个凶宅,因此就更不会有人去钻这个小巷了。

黄仁俊也是胆大得出奇,有事没事就会走。

巷子里面还是一样的,总会听到流水潺潺的声音,黄仁俊靠着月光前行,周围的一切都是静悄悄和冷清清的。

“你是黄仁俊?”

黄仁俊一回头就被几个高年级的学姐围住了,而且都是,学校里面出了名的小太妹,没有人敢惹,就连男生都要让她们三分,今天她们手上拿着棍子和旧了的水管。

“请问有什么事吗?”

因为黄仁俊已经被围住了,不好脱身也只好笑脸相迎,几个凶神恶煞的学姐看到黄仁俊这幅无所谓的模样就开始恼火了。

“喂!死狐狸精!你竟敢去勾引李马克,你不想活了吗!?”

“我又没有!”

话音刚落,黄仁俊就被木棍和水管招呼了,黄仁俊
摔在吗墙角,用手护住了自己,明明手臂已经青一块紫一块,黄仁俊也还不吭声,学姐们也不停的向黄仁俊动手。

把黄仁俊围在了墙角,黄仁俊看不到天上的月亮只看得到刀棍的影子,和自己的鲜血。

“你们在做什么?!”

黄仁俊看都不敢看,还是用手继续唔着,直到身上没有被抽打般的痛楚,才缓缓的把手拿开,站在面前的是李马克。黄仁俊借着李马克的手站了起来。

“你没事吧?”

“有。”

黄仁俊站起来拍拍自己衣服上的灰尘,又看看自己不堪入目的手臂和腿,发现学姐们都不见了,应该是被面前的人赶跑心。

“对不起。”

“为什么?”

黄仁俊发出黄人问号,为什么救了自己的人还要和自己道歉,莫非他是……

“我是李马克。”


黄仁俊啧了一声给了个白眼还有一个友善的中指就回头要走掉了,谁知李马克拉住了黄仁俊青一块紫一块的手,……而且力道还不小的说……

“嘶……”

“我是李马克我有话要和你说。”


黄仁俊因情况紧急平生第一次装作高岭之花,自认为很傲慢的扣扣指甲,又稍稍点了点头。可是李马克眼里都是可爱之举。要亮信号灯那种!

“你可以给我一个表白你的机会吗?”

听到这话,黄仁俊简直接近驾崩,双腿一软就附在了墙上,机智的自己告诉自己要冷静不能慌!

“呃……假如你跳《Bboom Bboom 》的话就可以给你表白的机会!副歌就行!”

说完黄仁俊就掉头逃跑了,内心妈卖批,夸自己真的是放屁不过脑啊,说出这样的话,丢死脸了,不过李马克说不定就知难而退了呢。




然而…………





加拿大男儿怎么会轻易认输!不就是女团舞吗?有什么好怕的,难不成自己的求还之路还得败给蹦迪神曲不成?

回到家的李马克就拿起了手机下起来教学视屏,在房间伴着BGM,开始扭着身子学起蹦迪来,开始的李马克觉得有些别扭,不过因为舞蹈简单和中毒的副歌没一会舞蹈就得心应手了。

最后决定在第二天的体育课下手!









第二天还是一个大晴天,和李马克初见黄仁俊的场景别无二致,黄仁俊依旧坐在绿茵草地上和同学聊天,不过脸上和手臂上多了几片大小不一的胶带,但是还是不影响黄仁俊的貌美如花,大概只有李马克当时是这样想的。


太阳照在黄仁俊身上依旧那么耀眼,看起来是一个阳光的大男孩,谁知就过了一个晚上就活出一个非洲怨妇的样子,连聊天的好友都不知道。


“这些伤疤真是愁死我了,我会不会看起来很肿啊?什么时候能好啊,绷带连起来都可以当衣服穿了?你看他们在笑什么是不是在笑我啊?……”


“黄仁俊!!!!!”


完蛋……黄仁俊听到这声音就是这样想的,要是有时间早就撒腿就跑了,这人可惹不起。黄仁俊把头撇过一边表示反抗。

“仁俊,我准备好了。你看看我。”

黄仁俊稍微撇了撇头继续装出高岭之花的模样,接下来的事情不光是黄仁俊一个人,凡事离李马克方圆五十米内的人都会大跌眼镜,瞳孔地震


“Give it to you~
(送给你~)
My 눈눈눈눈눈눈 눈빛~
(我的眼神~)
쏟아지는 my 터터터터터터 터치~
(我的抚摸如水银泻地般覆盖你~)
하나뿐인 my 럽럽럽럽럽 my lover~
(我唯一的爱人~)
내 머리부터 뿜뿜~
(从头开始 兴奋~)
내 발끝까지 뿜뿜 뿜뿜 어~
(到我的脚尖 兴奋 uh~”)

再加上了迷人的马氏微笑

惊讶到黄仁俊放屁不过脑的习惯都跑了出来

“我靠!还带唱跳!”

“仁俊,你现在可以接受我的告白吗!”

没等黄仁俊张口周围就议论纷纷


“天啊,李马克条bb也不怕丢脸啊。”

“看啊,校草和大黄表白了!!”



一个瞬间一只大手往黄仁俊腰间一扣便牢牢的锁住了。是黄仁俊的同班同学罗渽民。一看就是来宣示主权的,因为马克没了解到黄仁俊还有一个正牌男友。罗渽民。


“呀!混小子!仁俊是我男人!”




tbc

评论(4)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