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r in the Air.

Dear Dream.

Pluhmm 【马俊/娜俊】

马俊 娜俊

马俊BE  娜俊还好

人设算我的,别上升孩子

阅读愉快!!



Its a physical chemical interaction

Deep inside my soul


“Hello!”对黄仁俊来说这是奢侈而华丽的语言,表面上的爱人其实是没有眼神也没有言语更不谈表情,正如他和李马克。

李马克是黄仁俊的光

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都一样,黄仁俊以前会很满足好像每一天都是艳阳天,换做现在就是等待着黎明之光而无法入睡的黄仁俊

一束暗橙色的光照进房间,照在黄仁俊的脸上照在脸上一道道泪痕上,他睁开眼睛看看旁边的时钟,还很早但是因为没心情再睡了,在身边的是李马克同一张床却背对着自己,昂贵的丝绸的滑润温扶着自己的身体,但是却没有温度。

不愧是当时搬家的时候李马克选的,和他一样,说的话从没有温度。

打开手机,今天是黄仁俊的生日。

“今天是我们俊俊的生日!!!想要啥”

“随你便咯,马克哥送的我都喜欢”

“我要送你一车西瓜🍉!!”

“!!我又不是你,我没你过你这样的男朋友,哈哈哈哈哈哈”

“这可由不得你啊我们仁俊!”

“啊啊啊啊你做什么呢,这种事不是晚上才做吗?别动禽兽!”

黄仁俊的泪水又流下来,尽管现在不流泪,尽管现在马克还爱不爱自己生活也还得继续。

想玩俄罗斯转盘一样,有些感情试探不来。

身边的李马克动了动,一声不吭的做起来,抽了只香烟示意一天的开始,也许对某人来说是个不平凡的一天,可是李马克却没有那么想。将烟头熄灭放在烟灰缸里。

“我今天有事别等我了。”

说完李马克转身就走,留下的是又余温的被子,是昨天换下来带有口红印的衬衫。留下了没闻过的女士香水味。

没多久城市被薄薄的烟雨覆盖了,细小的雨滴可以滋润小草,猛烈的暴雨能淹没一个岛屿。因为李马克,所以黄仁俊是亚特兰蒂斯。一夜都是猝不及防的。一个有烟花,有圆月,有美丽花朵的晚上李马克的一句话让黄仁俊麻木

“黄仁俊我不爱你了。”

语气是多么无所谓表情是多么风轻云淡。好像他们什么也没有过。

但是黄仁俊还爱他

从开学第一天在人山人海里第一次看见李马克,从第一次和李马克走回家又说又笑,从第一次和李马克在咖啡厅里约会。

黄仁俊收拾一下自己简简单单的出门了。撑开有一把姆明印花的小伞,新的一天又开始了,生活不能止步不前。还有两个月,黄仁俊和李马克的合租合同就到期了,这下李马克也早就说好了不会续约,黄仁俊自然也不会在那个房子待。

“今天是我的生日对自己好一点”

黄仁俊买了一大堆的菜和肉,有他爱吃的零食,蔬菜。还有李马克爱吃的西瓜。订了一个蛋糕,其实明明知道李马克不会回来,但是黄仁俊还是执意要做,还顺带了几瓶口味不一样的好酒。

黄大厨又在厨房大显身手了,但是这次没人给他打下手,以前黄仁俊还有机会一边做一边让李马克打下手,手上没听过嘴巴也没闲着,一直嘲笑着李马克的煎鸡蛋事件,用黄仁俊的话来说就是车祸现场。

“你怎么还和黄仁俊一起住?”

“没办法哎呦两个月而已你急什么”李马克又燃了一支烟猛的抽了起来,揉揉旁边女人的肩头。

女人在李马克的胸前挪了挪,两个人赤裸的靠在床头,女人依偎着李马克。李马克手臂环住了她。

“我恨不得你现在就搬出来住。”

“我爱你宝贝。”说完李马克吻了一下怀里女人的前额,又抱着再近一点,又摆出了很暧昧的姿势又和女人火热了一番。

黄仁俊做在已经凉了的饭菜面前,热了一次又一次,还是没动筷子,酒就喝了两瓶了,一边留着泪一边望着门口。乱了头发哭红了眼。

“今天是我生日阿。”

黄仁俊嘴巴里喃喃着,抓着桌布越来越紧,越来越用力。

最后黄仁俊没出息的喝到了十点,李马克还是没有回来,提着垃圾摇摇摆摆的出了门,回来的时候掏掏口袋才发现自己压根没有带钥匙,着毛病还是改不了。掉个头决定出去走走,大楼外乎乎的冷风吹得黄仁俊都有点醒酒了,比蜂蜜水管用。走了一条自己从没走过的小路,新奇的看着周围的店铺。唯独一个店铺抓住了他的视线。

NANA花店

装修很独特,店里装修只有两种颜色一种粉红一种淡紫。店里有很多黄仁俊没见过的花类,各种都有花花绿绿的,店里放着柔和轻快的音乐撒下鹅黄色的灯光,满满都是黄仁俊的口味。

黄仁俊蹲下来看着自己从来没见过切非常好看的花朵出了神,想把他买下来装饰一下家里。

“您好!有什么需要服务的吗?”

是一个温和是男音抬头看是一张好看的面孔,胸口的小牌子上用花体字写着 罗渽民(NANA)

“罗先生,你为何那么亲切?”
像刚刚煮好的咖啡,你的存在对我来说是一种安慰,好像眼睛里有星星。会为你拿出勇气,投入热爱。

“不不不,我是说你的花很好看”

“还有”

“罗先生……我……喜欢你”




凌晨,李马克回到了家里,开门下了一跳,皱得快连在一起的桌布,几个空空的酒瓶子,一桌原封不动的饭菜,两份摆放整齐的餐具,和一双几乎是被踢飞的拖鞋,一团团揉过的餐巾纸散落在地上和桌上,一盘用心切成小心心的西瓜,一个蜡烛烧完了的生日蛋糕,上边用果酱醒目的写着“Happy birthday to Renjun.”

走过去,桌上不知道为什么多了一束满天星,花瓶下压着一张A4。

上面有黄仁俊的字,他和以前一样贴心,上面写着李马克的母语,没有写个个差不多的韩文。

“Goodbye Goodnight .”











____________

打劫!!
留下小心心和蓝瘦手。
不然我生气!!
不好哄的那种


评论(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