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r in the Air.

Dear Dream.

04奇遇月亮岛

非真人无上升   ooc


灯红酒绿不是谁的主场

只是各路人员拿来发泄情绪的方式





班小松还是第一次到这样的娱乐场所,眼前的前所未有让他看得天花乱坠。同样的道理班小松也第一次和邬童和江狄来。


江狄好似和班小松套近乎,用别人的肩头塞到自己腋下,又用手捉住班小松薄薄而小的肩膀。对于江狄的暗恋者班小松来说自己就是一个人生赢家。或者说是收了贪污的官员,想要被搂的久一点。内心的狂喜只有自己知道。


刚刚来的邬童就觉得这两个人的姿势在自己眼里只有一句话形容


       蹩脚极了


推进包厢的门


一股清新剂的味道铺面而来,这是娱乐厅场所经常用的一种。


果然满屋子的人班小松一个也不认识的,都是江狄朋友和邬童的朋友。果不其然,邬童和江狄给他粗略的介绍以后就和他们打成一片,班小松生来有些怕生,交朋友是没那么容易的,再说自己也没有那个雅致,就坐在沙发一脚喝一杯自己以为是清茶的一杯东西,一喝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涌上来,说不出的难受,之后头脑慢慢的发昏,他集中意识,模模糊糊的看到杯子旁边赫然摆着一瓶威士忌。


还好班小松只是喝了一小口,但依旧很冲,班小松几年前把白酒当成雪碧,一喝就把头埋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从此鉴定为酒精垃圾


和几年前一样


班小松眼前发黑就睡了过去。班小松的眼前是黑了,包厢的霓虹灯还是血染着整个包厢。


邬童在人群中寻找班小松的身影,发现他和酒吧上百人不一样,没有在到处撩妹子,也没有和年龄相仿的人排排坐聊天,没有在舞池里蹦迪,和邬童想得一样一样的,班小松本来就和自己格格不入。掌心冒着冷汗。


邬童拨开人群,在一个阔达的包厢中寻找班小松消瘦的身影。


总算是松了口气,班小松坐在沙发上睡着了。看看钟表也不早了推推班小松


“起床了”


班小松睁开双眼就是邬童的面部特写,第一次和同性的面部贴得这样近,班小松下意识把邬童退开了。邬童的心中竟然有种莫名的失落,不知为何。


“对不起我有点不舒服,我先走了”


班小松的话里满是疲惫,邬童也不敢再留了。


“我送送你把”


班小松摇摇头,再把邬童推后回了作位


“我又不是女孩子,回家不用男生送。”


说完班小松掉头就走。


可谁有知道,邬童靠的那么近是想亲她是想把他表上自己独特的sign,是想把他占有。


冷色系的走廊让班小松的头脑清醒了一点,他当然也知道这样的地方不是合适自己的地方,但是换做谁会拒绝江狄的盛情邀请呢。结果换来的是一身不舒服,班小松觉得自己真是可笑。


视线一回来,江狄矗立在走廊的一头,正冲着班小松笑,班小松也朝着江狄挥挥手。


“怎么了,要回去了吗?”


“是啊,我挺累的了,今天玩得很开心谢谢你的招待。”


“不客气.......我...有点事想和你说。”


“嗯”


江狄紧张了起来,捉住班小松的手腕,这里的隔音很好,江狄觉得没有人会听见他们的谈话,也没有注意到站在门框后面的邬童。


“我喜欢你!!”


江狄鼓起来勇气终于挤出了这句话。


邬童的心里一震。


像自己的真心撞到了南墙



tbc


大三角来了!!!


评论(4)

热度(32)